<table id="vp446"><option id="vp446"><ol id="vp446"></ol></option></table>

      1. <bdo id="vp446"><ruby id="vp446"></ruby></bdo>
        <pre id="vp446"><strong id="vp446"><menu id="vp446"></menu></strong></pre>
      2. 2024-04-19 07:44:37
        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蜜桃,越看越湿的啪啪的免费,久久欧洲成人精品无码区,亚马逊欧洲站VAT ?
        業內:中國男裝欲往何處去?
        來源:http://www.vifo.com.cn/article_view.asp?id=512
           男裝這是怎么了? 
            其實明眼人明白:這早已不是一時之痛了?!巴|化”,“千牌一面”,遮住商標或代言人的臉,就分不清是誰家品牌。這些都是人們對男裝、尤其是男西服品牌的批評。通過與業內專家、企業家的交流,我們更想探究男裝業的病痛與可能的療法--

            關于品牌文化男裝品牌要推形象,代言人的紛紛起用就成為一大法寶。但不能是惟一法寶,如果遮住他的臉就認不出是你家品牌,你的“品牌”是否真成立?切合一個特定的人群,貼近(或服務、或引導)一種特定的生活方式,你的“品牌”又做到了幾分?

            關于設計含量從全球趨勢看,正裝的份額被休閑裝逐步侵占已成事實。我國傳統西服襯衫業也面臨著會有一大部分向休閑服裝轉型。溫州的男裝已以休閑正裝、商務休閑為號召,但休閑裝對設計、流行的更多需求也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工業化產品品牌向時尚化品牌轉型的大背景下,增加設計含量、提高附加值成為必然。一位業界專家說,男裝企業也要引進女裝企業的組織結構,要追求小批量、多品種、交貨快才能應對競爭、抵制庫存。而對男裝設計含量的增加,必將使一向遭“冷落”的男裝設計師的地位和作用凸顯。

            關于區域定位說中國男裝,就少不了寧波、溫州、泉州。真的各有特點、各有優勢嗎?當然,這三個產業基地似乎也在思考自己的新定位。寧波,男裝產業基礎好、產能大,于是自有品牌和貼牌出口、在國內市場的廣泛鋪開、以及國際品牌的引進和推廣,成為它伸出的“三足”;溫州,已從“害羞”到大大方方地亮出了“貼牌加工”的旗號,精良的設備、快速的反應能力是溫州人的底氣;而泉州,本就以休閑男裝而成名,如今更在“商務”、“運動”、“生活”三大類休閑服裝中同時嘗試。

            說“中國男裝正處在一個生死存亡的關口”雖然危言聳聽,但說它“正處在一個不進則退的關口”,一點也不為過。

            中國男裝“三城記”

            男裝“三城”指的是寧波、溫州、泉州(包括周邊地區)。你若問為什么是這么個排序,這可能代表了業內一部分人的印象。

            寧波--

             20世紀80年代,中國正處于短缺經濟時代,市場需求旺盛。有著“紅幫裁縫”傳統的寧波人搶得了先機,以襯衫、西服為領軍的服裝業迅猛壯大。到了90年代,部分企業成功上市,贏得了又一個大發展機遇,成長為中國男裝產業中的巨人。

            寧波服裝企業之“大”令人印象深刻:企業的總數不到全國總數的5%,產量卻占到了全國的12%,年產服裝達13億件。而一年一度的中國國際男裝博覽會,“可能是中國服裝業內第一個專業展”,更讓寧波成了中國男裝的重要展示場所。

            基礎好,實力強,市場占有率高,營銷網絡完善,名牌眾多,國際化水平高……由此說來,寧波是當之無愧的中國男裝產業基地“老大”。

            然而,隨著近年來市場需求的變化以及“三城”中的溫州、泉州兩大男裝產業基地的異軍突起,“老大”的地位開始受到了威脅。

            早在一年多前,寧波市有關部門就搞過一次調研,結果顯示,寧波規模以上服裝企業的發展已出現趨緩勢頭。服裝產業產值、銷售產值增幅與全市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平均水平相比均低若干個百分點。同時,服裝產業產值占全市工業總產值的比重也呈逐年遞減的態勢。

            盡管有觀點認為,這是寧波男裝產業形成發展平臺后進入結構調整期的正常反映,但寧波男裝業潛在的危機已不容回避。

            究竟是什么原因拽了寧波男裝業的后腿?

            帶動過寧波男裝業騰飛的杉杉集團總裁鄭永剛斷言:“我認為主要是導向問題?!?br>
            他解釋說,寧波男裝業在國內一向以大規模、工業化、集團化制造著稱,但這種產業導向已很難適應當前男裝休閑時尚潮流的需要。

            去年早些時候,中國工業經濟聯合會一位負責人也發出了同樣的警示:隨著服裝時尚性、個性化要求的提高,寧波男裝大批量生產的模式已不能適應品牌、產品、價格、地點的整合營銷。

            寧波市**辦公室副主任陳國強,這位被稱為寧波服裝業“發言人”的官員強調,無論如何,中國男裝到了講究“保鮮期”的時候了。國外一些品牌的男裝在時尚方面毫不遜色于女裝。

            而對于寧波男裝產業面臨的“危機”,陳國強的分析更令人心悸。他說,男裝時尚化是新觀念,如果把新觀念放在老的結構中,就會進入一個信息化的黑洞。

            西服正裝是寧波男裝業的主打產品,也是公認的寧波男裝業的強項。然而,如今一不小心變成了不合時宜的包袱。于是,有的人就想到了放棄。

            三年前,雅戈爾集團董事長李如成也動過同樣的念頭。

            “當時,我的壓力很大?!崩钊绯烧f,“自己感覺十多年下來,盡管我們很努力,雅戈爾品牌還是有點兒落后于時尚的感覺,因為社會發展太快了。而上世紀90年代初,我們雅戈爾還是站在前列的。到底放不放棄雅戈爾?我有一番思想上的斗爭?!?br>
            然而,到日本、歐洲和美國轉了一圈后,李如成改變了主意。

            他發現,日本的一些男裝企業已行將倒閉,品牌在空殼化,基本上失去了生產的支撐,開發能力逐步減弱;而美國很多的品牌上去快,消失也快;即使是歐洲的幾個名牌企業,也很不景氣。

            李如成得出了下面的結論:“相比之下,我們中國企業生命力更強,我們這個產業還是一個朝陽產業,還剛開始起步?!?br>
            他打了個比方:我們的壓力就像年輕人走路不穩健,有點毛毛躁躁;他們則是60多歲的老人,有點哆哆嗦嗦。

            于是,雅戈爾選擇了“繼續”。而且是以一條超長的“垂直型”產業鏈條在繼續。

            不過,寧波男裝企業并非只是千篇一律的西服正裝行頭,在這片“西服森林”中正吹拂著一股清新的休閑風。

            太平鳥集團認為,產品的定位對企業的發展非常關鍵。他們通過自身一段時間的摸索,加上到國外考察,發現休閑服作為未來的時尚主流,市場空間不僅很大,而且當時少有商家競爭這個市場。所以,1996年注冊太平鳥商標時就把它定位在休閑類。當年上市的休閑類襯衫就贏得了市場的認可。在已經有了西服產品全國名牌的寧波,太平鳥把產品定位為休閑類,對以后起到了非常重要而關鍵的作用。

            幾年后,太平鳥又推出了走時尚路線的office女裝;接著,又實行了品牌多元化戰略。

            另一“西服巨人”羅蒙,累計出口西服400多萬套,位居全國第一;國內市場綜合占有率名列全國前茅;三次拒絕國外大公司巨金收購品牌。不僅如此,近年來羅蒙更將品牌系列化,由男西服向男休閑裝、女裝、皮鞋、皮包等領域延伸。

            許多事物貌似不變,而實際上,一切都在改變。

            過去,寧波市**認為服裝業是一個市場化程度非常強的行業,并沒有過多地干預,而是放手讓它發展?,F在,他們改變了看法,要對服裝產業實行“專業化領導”。

            陳國強解釋說,這并非意味著**將對企業指手畫腳,告訴它們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而是要幫助服裝業解決那些行業和企業自身解決不了的問題,如推動信息化建設和產業群的建設。寧波市**準備做的工作很多,目的只有一個:讓寧波成為最適合中國男裝產業發展的城市。

            “溫州、福建兩大男裝產業基地的興起,對我們當然有壓力;但我們不怕被別人在某個單項超越?!标悋鴱娬f,“就如同人用兩條腿走路,而其中的一條腿不可能永遠在前面。我們認為,最重要的是要讓寧波男裝產業做到整體合理?!?br>
            溫州--

            首先對寧波“老大”提起挑戰的是溫州,這個自成“模式”、引得經濟學家聚焦的地方。

            今年初,當地媒體報道說:“2003年,溫州服裝業經過新一輪洗牌,再上臺階。據統計,去年全市服裝業總產值達350億元,較上年增幅為13%。溫州服裝業呈現整體提升之勢。

            “被稱作‘一枝獨秀’的溫州男裝在2003年的基礎上繼續進行產業結構的調整,其特點是:產品結構休閑化,產品檔次高檔化。盡管近年西服市場需求呈下降趨勢,但溫州男裝已形成強產業優勢,集聚了一批品牌,貼牌加工集中,為國內國外所看好。2004年男裝在提升休閑比例(其中主要是商務休閑)的情況下,將保持一定產量,同時向高檔精品西服發展,前景樂觀?!?br>
            而據溫州服裝業內調查,去年產業增長勢頭最猛的是外貿服裝。這一勢頭還將持續。溫州外貿服裝已建立良好的海外市場渠道,在歐洲有相當競爭力。據稱,目前在外溫州人到國內采購出口服裝,只有30%的訂單落在溫州,其余的分別給了廣東、福建、江蘇等地,依然有潛力空間。下一步,溫州外貿業還將有意識轉向美國市場,產品以休閑類、針織類為主,只要產品對路,即可形成快速擴張態勢。   

            這里還有一條最新消息:由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評定的中國首批西服類“國家免檢產品”,2004年4月將在北京舉行授牌儀式。來自全國各地的29家企業的產品獲得“國家免檢產品”獎牌,其中溫州的報喜鳥、喬頓、莊吉、夏夢、法派、喬治白、斯多納等七家服裝企業獲得該榮譽。溫州企業幾乎是“四分天下有其一”。

            然而在風光的背后,溫州在悄悄“轉型”。

            品牌多曾是溫州男裝產業的特點之一。然而現在,溫州上千家男裝企業中純粹做品牌的只剩下二三十家,其余的絕大部分企業紛紛轉向貼牌加工生產。

            溫州市服裝商會會長陳敏稱,溫州男裝產業從創牌到貼牌的轉變是務實與明智之舉,溫州男裝產業的未來之路,就是要發展成為精品服裝的加工生產基地。

            陳敏認為,溫州男裝的品牌意識最初是從溫州女裝的興衰中借鑒而來的。

            他介紹說,溫州男裝產業崛起較晚,不僅晚于寧波男裝產業,而且也晚于溫州當地的女裝產業。20世紀80年代,溫州女裝曾一度以物美價廉相對領先,但不久就衰落了。其主要原因就是沒有自己的品牌,加之市場培育不好,企業之間惡性競爭,最終導致溫州女裝走向衰敗。

            陳敏說:“所以,到了20世紀90年代初,溫州男裝產業一起步就意識到,一定要有自己的品牌,要靠創品牌增加產品附加值,如果單靠加工是掙不到多少錢的。那時候,幾乎每個企業都是一開始就打出自己的牌子,幾乎每個企業都有自己的品牌?!?br>
            陳敏認為,溫州男裝創牌意識強,也與產業特點有關。相對于女裝企業而言,男裝企業投入較大,生產規模大,企業一般都會制訂長遠規劃,而較少短期行為。此外,與寧波男裝產業相比,溫州男裝業雖然起步較晚,但起點高,產品定位高,品牌作用就更容易顯現出來。

            陳敏說:“我們是先做市場,后做產業,是先做買賣,后辦廠,所以,大家的市場意識和品牌意識都比較強?!?br>
            然而,到今天來看,真正有旺盛活力的最后也就剩下了這十多個品牌。

            陳敏回憶說,到了2000年,溫州的不少男裝企業逐漸意識到,隨著市場的逐漸定型,過去那種家家都吃“品牌飯”的日子已經過去了。于是,除了少數品牌得到市場認可的企業繼續走創牌之路外,其余絕大部分企業逐漸轉向了貼牌加工生產。

            溫州男裝產業的創牌時代已經過去了。

            陳敏認為,溫州男裝從創牌階段轉向貼牌階段的一個重要變化,就是不少企業紛紛減少廣告投入。近年來,一些企業在廣告宣傳等品牌投入上急劇減少,有的只是維持形象宣傳,有的甚至是零投入。

            陳敏把溫州男裝從創牌轉向貼牌的原因歸結為兩點:一是市場的日趨成熟,一是貼牌業務的出現和增加。經過創牌階段的努力,溫州男裝產業日臻成熟,形成了一定的影響力,從而吸引了貼牌加工業務---不僅外地的訂單來了,而且外國的訂單也來了。

            陳敏將這一轉變稱為企業“明智的選擇”。

            他說,溫州人歷來是務實的,他們一旦發現自己無法排到這支隊伍的前面,就會另外尋找一支隊伍。既然做品牌做不成“老大”,那就干脆轉而去做貼牌加工。只要有錢賺,做貼牌并不比做品牌沒面子。

            事實上,做貼牌不僅沒有丟掉溫州男裝產業的面子,反而已經在給他們掙了面子。

            陳敏告訴記者,雖然目前男裝市場的容量在逐漸減少,但溫州男裝的產值并沒有下降。從統計報表看,2003年,溫州男裝企業的產值非但沒有下降,反而增長了20%。

            “這是為什么呢?就因為貼牌加工這塊把下降的那部分給彌補了?!标惷粽f。

            在陳敏看來,做貼牌加工只是手段而非目的,只是過程而非目標:“溫州男裝產業的未來并不在于此,而在于發展成為精品服裝的加工制造基地?!?br>
            他分析說,一方面,市場上的品牌佼佼者是有限的;而另一方面,由于地域限制,在人才、文化內涵、設計和研發能力等方面,溫州要比一些大都市遜色得多。在這種情況下,假如一味靠創牌打天下,肯定會遭遇很大的困難。但是,溫州男裝產業并非沒有自己的優勢---加工生產和產業集群,完全可以將自己的優勢與世界級品牌的設計等優勢嫁接起來,走精品加工制造之路。

            陳敏認為,做精品而不是大路貨,同樣是現實的選擇。他說,一方面,溫州的投資成本很高,如果不做精品,企業的利潤會很低。而另一方面,溫州男裝企業普遍規模小,包袱少,起點高,適合為世界級品牌提供精品服裝加工制造。他舉例說,即使是那些繼續做品牌的企業,也沒有走“大而全”的路子,而是依據自身特點,走精品路線,將產品定位為高檔商務裝。

            陳敏表示,大約在三五年之內,溫州男裝就有可能走向世界,發展成為精品男裝加工基地,并帶動意大利男裝生產基地的轉移。

            但他反復強調說:“我們這是借船出海,先通過貼牌加工走出去,然后再把我們溫州自己的品牌推向世界?!?br>
            創牌、貼牌,溫州的計劃是“兩條路一起走”。似乎原先由百家企業撐起的品牌大旗,如今已交給了幾家頂尖品牌繼續揮舞著--

            “莊吉”、“報喜鳥”、“法派”、“夏夢”已成為溫州公認的品牌“四龍頭”,也幾乎全部承擔起了溫州品牌之路的重任。別看只有四家,所營造出來的聲勢卻不比任何時候小。而這幾個企業既然敢于走品牌之路,就必然有他們生存下去的核心競爭優勢。